几乎每个人都在上学期间做过同样的事:在面对写不出答案的考题时,拿出自己最后的底牌——胡写

几乎每个人都在上学期间做过同样的事:在面对写不出答案的考题时,拿出自己最后的底牌——胡写
几乎每个人都在上学期间做过同样的事:在面对写不出答案的考题时,拿出自己最后的底牌——胡写。“小学生离谱答案”,一直以来是互联网上的热点之一。孩子们的种种“急中生智”,总能让人们回忆起自己曾在考场上绞尽脑汁的过往时光。但在近些年开始,情况却变得略有不同。在大量胡写的案例中,一种特定的答案类型开始更频繁出现:网络用语。在数年之前,学生们在试卷上胡写乱填时还没太多心理压力,因为最严重的后果不过是遭到班主任痛批。但随着善用网络的90后成为教师群体的主要组成部分,学生们还要面对新的压力:自己写下的离谱答案,有可能被老师发到网上吸引注意。在豆瓣上,就有个名为“那些年我改过的卷子”的小组。在该小组内,作为组员的老师们会不时贴出自己批改到的奇葩卷面与作业答案。它们大多诞生于绝望的学生笔下,一部分出于滑稽的疏忽,一部分出于纯粹的敷衍。这些答案大多有着调剂心情、治愈低血压的神奇效果,也让该小组自2018年开始繁荣建设至今日。而从近些年老师们发布的大量帖子中,一个趋势开始变得逐渐明显:越来越多的网络用语,开始出现在了学生们的试卷上。就在近段时间的组内,一位组员老师还曾发帖提示学生们“不要用网络词汇”。原因是自己的学生在为“舔”字组词时,组出了一个“舔狗”。哪怕只是试卷上的胡写乱写,也正在随着时代一同变化。一部分学生或许是分不清网络词语的使用环境,总能在组词造句的环节给老师们造成精神上的痛击。在2020年左右,一位00后学生就曾因自己的一份试卷而在互联网上成名。这并不是因为他创造了满分作文或拥有格外独特的笔迹,而是因为他近乎在所有的填空处都写了“奥利给”。类似的“奥利给”狂躁成瘾型学生,在2020年左右最为常见。这一网络用语诞生于2016年,并于2020年被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选为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在网络上,人们围绕流行语展开一场场热闹的语言游戏,学生们也加入其中,并把自己获得的成果展现在试卷里。这种网络用语在学生群体间的爆炸式流行,如今时常被更年长的成年人诟病。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老师们的交流求助也逐渐开始聚焦于“怎么引导学生正确用语。”部分学者在接受采访时也给出善意提醒:一些无意义的网络用语的滥用,会导致思维活动的情绪化倾向。多位专家建议,青少年学生应当加强对经典的阅读,要学习和训练优美、准确的书面表达方式,培养“雅言”的语感。综合:地球人研究报告、豆瓣、文汇报此前报道等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