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际关系中,朋友可以成为敌人,敌人可以成为朋友

在国际关系中,朋友可以成为敌人,敌人可以成为朋友
在国际关系中,朋友可以成为敌人,敌人可以成为朋友。这样的变化,时常出现,也不足为怪。根据传统的观念或教科书上的理论,这样的变化常常是国家利益使然。日前,委内瑞拉与哥伦比亚恢复大使级外交关系,并定于本月26日重新开放哥委边界、恢复航班往来。美国“后院”的两个国家关系回暖,为我们提供了以下几点有益的启示。第一,新型国际关系应该成为当今世界的大趋势。由西方主导的传统国际关系仍不愿意放弃冷战思维,信奉弱肉强食、单边主义和赢者通吃,从而使许多邻国互不相让,甚至不共戴天。而中国推崇的新型国际关系则以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为基础。由此可见,新型国际关系充分体现了发展中国家的政治愿望、经济利益和道义诉求。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受意识形态的影响,尤其是在美国的挑拨离间下,长期亲美的哥伦比亚与“反美先锋”委内瑞拉之间的势不两立,损害了整个拉美的团结,甚至阻碍了拉美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态势。因此,哥委关系的改善,既能推动拉美国家之间的团结,也能促进两国间的经贸关系(尤其是两国边境地区的经贸往来),为拉美国家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第二,拉美国家外交政策独立性在上升。哥伦比亚与委内瑞拉反目成仇的时候,哥伦比亚的领导人都是为美国马首是瞻。因此,美国对委内瑞拉的敌视政策,实际上也是那时哥伦比亚对委内瑞拉的不友好政策。在今年6月哥伦比亚大选中,左翼竞选联盟“哥伦比亚历史公约联盟”候选人古斯塔沃·佩特罗获胜。观察最近几十年,左翼政治人物能在哥伦比亚执政可谓前所未有。而早在竞选期间,佩特罗就说过,如果他当政,一定会努力改善哥伦比亚与委内瑞拉的双边关系。因此,无论佩特罗的当选还是哥委关系的改善,都表明拉美国家在外交政策方面寻求独立自主的倾向越来越强烈。第三,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在衰落。在市场、资本、技术和移民等与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领域,拉美国家对美国的依附很重。在政治、外交和安全等领域,美国对拉美地区的控制依然是非常有力的。如在2020年9月12日,由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的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西半球拉美事务高级主管毛里西奥·克拉韦尔-卡罗内当选新一任美洲开发银行行长。这是该银行成立以来首次由美国官员担任行长,违反了只能由拉美人担任行长的惯例。虽然最初许多拉美国家表达了反对意见,但在美国的软硬兼施之下,反对意见最终不了了之。诚然,美国对拉美的控制短期内难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但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在衰落是毋庸置疑的。这跟美国在全球控制力方面的优先次序调整有关。当前,美国把更多精力和资源投入到对“印太地区”的主导和控制上,企图以此遏制中国等与其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又不得不将“帮助乌克兰应对俄罗斯军事攻势”及团结欧洲列为优先事项。这也客观上导致美国对“后院”拉美地区的强力控制暂时被弱化。例如,虽然美国反对哥伦比亚改善与委内瑞拉的关系,但华盛顿施加的压力并未奏效。今年6月召开的美洲国家峰会,美国拒绝邀请古巴、委内瑞拉等国遭遇地区内批评,一些拉美国家的领导人甚至拒绝出席峰会,也体现了这一点。第四,在拉美拉帮结派、打击异己的策略已名存实亡。每一个国家都有选择符合本国特点的发展道路。但是,美国在拉美惯用拉帮结派、打击异己的策略。比如,在美国的教唆下,美国、加拿大和12个拉美国家在2017年成立了一个干涉委内瑞拉内政、旨在推翻委内瑞拉合法政府的利马集团(因该集团在秘鲁首都利马成立而得名)。哥伦比亚在这一组织中曾经很活跃。虽然该集团已发表了约30个要求委内瑞拉“恢复民主”的宣言,但这一“反委联盟”并未实现其目标。随着2021年秘鲁退出该集团,一些加拿大人也在呼吁加拿大退出这个集团。这再次说明“反委联盟”不得人心。综上所述,哥委两国关系的修复充分说明,斗则俱伤,合则两利,新型国际关系应该成为当今世界的大趋势。美国为一己私利而拉帮结派、搞“小圈子”注定走不长远。(作者是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究中心主任)责编:夏丽娟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